第 59 章(1/2)

无憾城。

薛宴惊奇道:“你们鬼族能给仙人带来什么好处?()”

瞧你问的,⊕()⊕[()”青衣大笑起来,“怎么就不能是仙君爱苍生呢?鬼族也算是苍生的一份子嘛。”

玄天宗内,也正有人问出同样的问题。

“仙君来自天上,对人族没有任何偏爱,”代掌门捋了捋雪白胡须,“他会选择足够听话、能够供他驱使的鬼族,也在情理之中。”

“可他是仙人,他理应……”

“理应什么?”代掌门反问,“其实我们从来都不知道真正的仙人是什么样子的,那些崇高、德劭都不过是人间的臆想,臆想会有仙人从天而降,救世人于水火之中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何况现在我们该讨论的不是这个问题,”代掌门长长地叹了口气,“而是该如何阻止他。”

“阻止?”一旁的长老神色颓丧,“这几日,越来越多的修士聚到青霄山下,近百门派联合提出抗议,仙君却连面都没露。只听说出入琅嬛宝殿的化神期修者越来越多了,他似乎在不停地给忠诚的随从们提升修为,外面到处都在传,只要肯衷心追随仙君,别说元婴巅峰了,哪怕是金丹乃至筑基,仙君都可以帮他们提升到化神。”

姜长老摇了摇头:“长此以往,必定有更多逐利者加入,这样的一群人能组成一支什么样的队伍,甚至不消多问。”

“奇了,那么多化神期,仙人真的有这种源源不断的能量?”

“报!”众人正讨论间,执事弟子匆匆步入大殿,呈上一份信件。

急性子的白长老一把接过,也顾不上什么礼节,匆促拆开,定睛一看,险些怒骂出声:“仙君压根就没在青霄山,他跑到蜀州去了!”

姜长老凑过去和他一道读信:“蜀州小旱一月有余,春苗叶黄,已有禾稼枯稿,百姓焦躁不已,幸得仙君降以雨露……他这是跑去蜀州降雨了?”

“真是奇了怪了,”白长老嘟囔道,“这仙君降世一个月,百姓就旱了一个月,他是什么灾星不成?”

“你说什么?”

“我又没说错!”

“我不是要指摘你,”姜长老怔了怔,“只是觉得事情实在巧得很。”

若此事发生在半个月前,大家自然都会为百姓欣慰,但放在这个时候,众人都微妙地觉得这厮是在收买人心,想让蜀州百姓妥协。

众人俱是忧心忡忡,鬼族上一次被打回去以后,很久都没有大规模在凡界肆虐了,这一代的百姓不知其危害,旱灾于他们而言是件更严重、更关乎他们生计的大事,会为此妥协,似乎也在情理之中。

可若等他们知道危害了,那一切就都已经晚了。

修界与琅嬛仙君的僵持还在继续。

半月后,中州紫霄宫惨遭灭门。

玄天宗代掌门闻讯,率人匆匆赶到时,只见到了遍地的尸首,凶手早已不知所踪。

修界震怒,围住青霄山讨要

()个说法。

仙君看起来很难过,指明这是有人从中作梗,为了阻拦鬼族入驻之事,刻意挑拨仙人与修士的关系。他还承诺半个月内,定然捉出凶手,为紫霄门上下复仇。

又过七日,种种线索直指邻近紫霄的天剑宗,尸首上的剑痕指向天剑宗主闻名天下的左手剑,而紫霄宫因出门采买而侥幸逃过一劫的外门弟子,也作证宫主前阵子与天剑宗主爆发过剧烈争吵,最后,仙君派出的使者,在天剑宗大堂内搜出了紫霄的镇派法宝。

“这个局做的,”玄天宗内,众长老面面相觑,“他当咱们是傻子吗?”

姜长老心下一片苍凉:“既有足够的实力,便无需太复杂的计谋,无非是随便找个由头,灭了这些异己,管他今人说些什么,千年后史书上清清白白便罢。”

“拿上宝剑,”代掌门忽然高声道,“随我前往天剑宗!”

“掌门!”

代掌门缓缓转身看向众人:“我以道心起誓,只要我活着一日,便绝不允许鬼族入驻中州。”

众人对视一眼,也纷纷立誓:“此身未灭,誓与鬼族不共戴天!”

四月,玄天一行力援天剑宗,正式与青霄山宣告为敌。

同月,琅嬛宝殿爆炸,外墙塌陷那一刻,在场无数修士亲眼目睹仙君擒杀玄天宗四明峰大弟子郑擎。

师门几道加急信件,终于还是没能召他回来,仙君始终不肯放行。

郑擎乃渡劫期巅峰,半步飞升,最终选择自爆,闹大事端,临死前留下一句足够清晰的遗言:“我用了搜魂术,他是被天庭罚下来的恶……”

他的话音未落,琅嬛仙君指下用力,掐断了他的脖颈。

他身边还有倒了一地的仙侍,想来是众人合谋趁夜突袭,才得到了一个对仙君使用搜魂术的机会。

在场众人目瞪口呆,反应慢些的要上前质问,反应快些的已经四散奔逃。

仙君手上已然凝了灵力,见跑得快的已经消失在天际,才又换上了一副善目慈眉:“郑擎他走火入魔,趁本君入定时偷袭本君,现已伏诛。”

消息传出,燕回等人悲恸欲绝,誓与琅嬛仙君不死不休。

五月,百余门派联盟,与琅嬛仙君于青霄峰顶一战,硬碰硬之下虽重创仙君,己方却也伤亡惨重。

而薛宴惊正困于无憾城中,一遍又一遍被扔进尸山血海的回忆里,全力寻求破解之法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